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脱贫路·回家路·振兴路—瑞金市日东乡交通扶贫纪实

日东乡取日出东方、紫气东来之意而得名,位于瑞金市东部,处江西、福建两省瑞金、长汀、石城三县交界处。此地森林广布、群山连绵,土地革命时期,无数革命先辈经此往返于汀瑞(长汀、瑞金),留下了广为传颂的故事和经久不褪色的足迹,形成了著名的红色秘密通道。

新中国成立以来,依靠自己的勤劳,日东人民的日子不断改善。但因为山林遍布,交通闭塞,与外界交流不多,日东人民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与我国日新月异的变化相比,日东的改变略显暗淡,2015年初,全乡建档立卡贫困户1016户3966人,贫困发生率高达17.66%。

自精准扶贫以来,日东乡把“设施全”作为最为重要的目标,咬准交通扶贫这个重点,接续发力,攻坚克难,五年间,建设日黄公路、龙沿公路等主干道,构建了北上南下东进西出的交通网络,为日东脱贫、群众致富奠定了基础。

路:行路难

“我来日东的时候,从城区经合龙,翻过兰兜岽,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乡政府,两个小时的路,翻山越岭,我差不多吐了一个小时”已经在日东工作近20年的刘艳平说道。

与刘艳平同在日东呆了20余年的刘日辉是日东乡陈埜村人,据他回忆,现在8分钟的车程,在前10年,骑摩托车要半个小时。

比刘日辉还早几年参加工作的沈新华是老乡办干部,在2002-2004年期间,做过贡潭村支部书记。他常常感叹,“我们那个时候去贡潭工作,真的是‘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只有一条过摩托车的路,路边的草比人还高,下完雨在那里过,全身都会湿透。所以,我们去了贡潭,至少要住上1个月才回。”

修路,让出行方便,成了几代日东人的共同夙愿。尽管不断的完善,但日东的交通大概如此,直到2012年,日黄公路叶坪黄沙-日东陈埜段修通,日东东南片区的5个村结束了绕道合龙回家的历史。

路:脱贫路

沈忠铭是贡潭村的老支书,他逢人便讲“花生坪的故事”。花生坪是贡潭村的一个小组,10年前,因为交通蔽塞,外地的女孩都不愿意嫁到此地,本地的女孩子想方设法离开此地,导致不少青壮年找不到媳妇,40多岁还单身,花生坪成了“单子坪”。2012年,随着道路修通,贡潭从日东死角一跃成为日东南大门、第一站,花生坪的单身汉腰板逐渐硬起来。特别是2016年以后,贡潭村先后实施了高标准农田建设,搭建起了蔬菜大棚,列为瑞金市第一批美丽乡村建设试点,村容村貌大为改善,生活了越来越好,不少迁出的贡潭人都返村建房,包括花生坪在内的单身汉子也都成了香饽饽。

日东齐发农业合作社起于贡潭,办公地原在人口众多的陈埜村,五年前,合作社咬牙在贡潭新建了办公场所并实施了搬迁。依托贡潭陈埜打造了白莲、板栗、山茶油、蜂蜜、水稻等生产种植基地,带动了300余名贫困劳动力就业,链接带动200余户贫困户发展产业。

彭小云是齐发合作社的长工,负责犁田、种瓜、打包、送货等,做的事情是比较杂,但他仍开心的说道“以前,贡潭没路,生计都出问题,青壮年只好在外面打工,打了半辈子,工资是有五六千,那日子过的心酸,那也是没得选。现在,路通了,产品走得出,日东都很好找事情做,我一个月4000块,虽然比之前少,但没啥额外开销,在家又自在舒服。”

道路打通,农户产品销售道路也随之拓宽。齐发农业合作社理事长卢博文说道“日东生态环境好,农特产品质量也没得说,但因为路不好走,送货的人怕,收货的人嫌,农产品种植都是小打小闹,亲戚朋友代销,卖不出好的价钱。”“现在不同了,路好走了,我收货方便,卖货也方便。我之前是专门生产加工大米的,2015年开始,我逐渐开始经销白莲、板栗、油茶、菌类食品等。现在,我能够按时发货、按时到货,加上产品质量好,生意越做越大。今年,受疫情影响,部分贫困户产品滞销,乡里把扶贫产品展销专区设在我合作社,要我帮助销售,我一天时间就帮贫困户廖春水销出600斤蜂蜜,现在我合作社已销售各类扶贫产品420万元,贫困户产品销售一空,贫困户都通过合作社实现稳增收。”作为一名商人,卢博文感慨万千“千条万条,真理一条。‘要想富,先修路’。东西通过路带出去了,才能增加价值”。

交通网络的完善,日东产业越来越兴旺,全乡共种植白莲7800亩,烟叶1300亩,板栗4200亩,茶叶1900亩,油茶29000亩。2019年,厦门鑫中泰供应链公司选中日东,以陈埜村为中心打造日东千亩大棚蔬菜种植基地,培育新型菜农150人。2020年,沿岗村民张春林辞职回乡成立新天地农机专业合作社,开辟千亩粮食生产基地。在日东,已经形成户户有产业、家家可增收的喜人景象。2020年,日东乡全部贫困人口如期脱贫。

路:回家路

沿岗村管祖贵是易地扶贫搬迁户,现在住在沿岗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在家乡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自1998年开始,管祖贵、管流发父子过着“流浪汉”的生活。“那个时候的我,哪里有吃有住,我就去哪里。我先后在果园里除过草、在水库看过鱼,在砖场烧过红砖,在养猪场配过饲料,还到龙岩上杭、宁化、新罗等地弹过棉花。”管祖贵回忆道,眼睛里充满苦涩。“我儿子管流发一小家也是,长年在广东务工,一家老小都在广东。十多年了,我们一家人没有吃过一顿好的年夜饭。管流发十几年就回来过三四次年,而且因为无房,吃完年夜饭就去媳妇娘家了”。

改变来的太突然。2017年,管祖贵父子接到帮扶干部的电话,宣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鼓励他们申请搬迁。“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沿岗那个地方,连天路都不像,有镐拣我都不回去。”管流发回忆道“后来,听说要修路,我才有申请的想法,还特地回去了解了下,得知确实在修路,第一时间提交了申请资料。”

管流发口中的路,是指龙井村至沿岗村的乡道,原修于2007年,路面紧3.5米。因数次洪水浸泡,特别是2015年年5·18洪灾影响,该路段在2016年已是坑洼不平。2017年,日东乡开始征地拆迁的前期工作,在没有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这条路面宽6米,长1.2公里“大道”硬是在2018年6月实现通车。

回家的路通了,外出的人自然就回来了。像管流发这样长年在外务工、计划落户外地的人不在少数,像他这样因路回乡的人也不在少数。日东乡共4个移民安置点,均建在交通便利处。132户搬迁户中89户搬迁于大山深处,43户属于外出回乡户。

对于未来的路,管流发有自己的打算。“我今年44岁,小的还在读小学,等她上了初中,不用接送了,我就回家。家里路通了,地有的事,政策又有倾斜,只要肯干,都能过得好。” 他掰掰手指头,又说道,“明年,佳利就读初中了。明年,回家!”

路:振兴路

湖陂村是日东乡最北的一个村,以前,湖陂村干部来乡政府开会需要经过两县三乡七村。随着日黄公路全线贯通,这种“曲线参会”的日子成为历史。湖陂村党支部书记李正辉兴奋的说道“湖陂村湖洋村一衣带水、一山之隔,湖洋去日东10分钟,我们去日东50分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到今年,40年的等待,终于梦圆!随着G206扩建改造,湖陂成了黄金交汇点,去日东和下瑞金城区都只要20分钟。”

湖陂村南坑片区,在日黄公路没有修通前,是个死角,无人问津。现在却成了湖陂村振兴发展的先手棋。李正辉解释道“南坑片区田平、山奇、水清、人好,我们下一步打算在这里打造乡村振兴示范点,打造田园综合体。”

无独有偶,瑞金市源润潭生态有限公司总经理钟明也信心满满,“以前,来木鱼山漂流的游客吐槽最多的就是路烂,这也严重影响了客流量。今年,路修好了,来漂流的游客于去年的5万人次突增到10万人次,景区还一度实行限漂。明年,游客肯定会更多,保守估计会在12万人次以上。”

对于未来,日东乡党委书记谢理平也同样信心百倍。“这几年,我们修通了日黄、龙沿、日东圩至龙井街等公路,道路交通网络进一步完善,为乡村振兴奠定了一定的基础。瑞金市委市政府一直很关心日东发展,计划充分利用日东红色资源和绿色资源,打造朝圣之地、生态康养之地、红色培训之地,推动日东全域旅游构建,日东的明天必定更加美好。”(肖士杰 / 丁锦源 )

责编:姚小徽

校审:黎易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赣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