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茅台“圈子文化”仍待整改 经销商抵押贷款再引热议

本报记者 孙吉正 北京报道

在李保芳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之时,业内曾有声音评价他将袁仁国时代的“官太太卖官酒”,变革为了“市场化现代渠道卖民酒”。在短时间极力改变茅台酒被贴上的“奢侈品”标签。

但事与愿违的是,前有贵州白酒交易所将标价1499元/瓶的飞天茅台购买资格奖励抗疫人员,而后又发生了本地经销商将巨额飞天茅台酒作为动产进行抵押。经销商们的所作所为似乎一直在与贵州茅台(600519.SH)的努力背道而驰。

对于上述情况,茅台集团公关部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不作回应。

“从国资委高管全面接手茅台集团来看,当地政府希望茅台集团能成为支撑当地经济的一股力量,而不是成为某个利益团体的变现工具。无论是渠道改革还是高管更替,都是围绕此目的进行的。但从现在所发生的事件来看,想要达成此目的不单单要茅台集团自上而下的改革和换血,还需要与经销商达成一致。”酒水行业分析师欧阳千里说。

经销商抵押贷款

近日,贵阳星力百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力百货”)的一笔涉及到茅台酒的动产抵押引来行业内的关注。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星力百货有一项动产抵押贷款。抵押物是星力百货的164404瓶飞天53%vol 500ml 贵州茅台酒(带杯),借贷合同金额为2.3亿元,抵押权人是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直属支行。债务期限为2020年3月25日至2023年3月24日。按照上述数据计算,每瓶飞天茅台的抵押价格约为1430元,低于指导价1499元。

作为茅台渠道改革的产物,按照贵州茅台的中标公示显示,在2019年贵州茅台酒(带杯)面向贵州区域的3家服务商分别是星力百货、贵州华联综合超市有限公司和贵州合力购物有限责任公司,按照综合排名先后顺序分别获得500ml53度飞天茅台酒80吨、70吨、50吨的销售计划。

53度飞天茅台作为白酒行业最具收藏和储藏价值的产品,李保芳在任董事长时,一再强调飞天不是“奢饰品”更不是“金融产品”,而经销商却将飞天茅台进行了抵押贷款,无疑是破坏了贵州茅台一再强调的大众酒的消费属性。

2019年4月,贵州茅台启动茅台酒首批贵州本地商超、卖场公开招标。贵州茅台公开招标的目的,是通过商超、卖场的公开招商工作,建立茅台酒终端零售商发展标准化工作流程,真正做到“以市场和顾客为中心”,形成产品价格可控、流向可查,消费者数据可共享、贵州茅台启动商超招标,也构成了公司直营渠道改革的一部分。茅台公告称,此举在“建立终端渠道管理体系”的总体目标下,拟通过电商的公开招商,深化与电商平台的合作,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渠道扁平化,减少中间环节,着力解决消费者购酒需求。

此次星力百货将超过77吨的飞天茅台作为动产进行抵押,明显违背了贵州茅台的初衷。针对以酒抵押套现的说法,星力百货4月24日在官方微信发表声明称,此笔借款系正常流动资金借款,并非以酒抵押套现。

星力百货称,受疫情影响,零售行业普遍现金流吃紧。3月25日,星力百货向贵阳银行直属支行申请了2.3亿元企业流动资金信用借款。此笔借款经银行严格审核,合法合规。其目的是让集团在疫情期间保障业务正常运转,绝非以茅台酒“抵押”套款;星力集团高度重视与茅台集团的合作,严格按照销售合同进行销售,并承诺每一瓶茅台酒在合同约定的销售时间内以零售价格投放市场。

但根据《证券时报》报道,贵阳银行贷款业务人员表示,这些酒是不可能被用来销售的,“所有酒我们已经移送到我们的库房进行保管”。

有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近年来飞天茅台价格的水涨船高,很多经销商将囤积飞天茅台作为一种投资的手段。虽然茅台公司在不断打击类似的行为,但正如部分经销商所言:“大部分人都知道飞天茅台会涨价,那么还有什么不囤积的理由呢?”很多酒类经销商,将手中飞天茅台作为动产进行抵押,再将所抵押的借款从事其他酒类的经销工作,这样一来,就可以获得充足的保障和资金收益,飞天茅台本身在升值,而经销的酒类也在创造利润。

由于飞天茅台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市场局面,这使得很多行业人士认为,很多飞天茅台并没有真正的流入到消费市场,而经销商奇货可居的操作是导致该局面原因之一。

“近年来,茅台一直在推行商超渠道的直销,这是茅台渠道改革的主要环节,星力百货此次大批量的抵押飞天茅台,客观上确实影响到了茅台对渠道和消费观的改革。”白酒专家蔡学飞说,“最终有什么结果,还有看星力百货和茅台的协议以及茅台对此事件的态度,毕竟目前处于非常时期,行业的现金流确实存在一定的困难。”

因飞天茅台被推向公众视野的新闻并不是孤例。此前,贵州白酒交易所发布信息称,“为了表达对抗疫英雄们深深的敬意,贵州白酒交易所将按1499元/瓶的价格对贵州援鄂医疗队1443名医护人员直供6瓶飞天茅台酒。”由于涉嫌恶意炒作的嫌疑,贵州茅台随即发布公告称,决定取消其控股子公司贵州佰酒汇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并解除经销合同。

茅台的下半场

日前,贵州茅台发布了2019年财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854.30亿元,同比上升16.0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12.06亿元,同比增长17.05。酒类毛利率91.37%,同比增加0.12%。

“当前的业绩情况,说明了茅台的品牌定位已经完全稳固,不需要在进行大规模的营销投入,如何稳定茅台的市场局面和内部体系是未来茅台发展的关键。”蔡学飞说。相比于往年,茅台集团2019年的年终总结会相对低调。“李保芳上任后,对集团的营销体制改革和发展战略做出了重大调整,很多具有国资委背景的高管进入到了领导班子,而袁仁国时代的高管大部分替换了。茅台寻求改变的决心是有目共睹的。”

李保芳在2019年贵州茅台股东大会上的讲话指出,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在全国33个省会城市设立的自营店的茅台酒销量要大幅增加;由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委托第三方通过公开招商,直供茅台酒给符合条件和要求的全国或区域商超、卖场,一家至少是50吨及以上的茅台酒。

李保芳曾公开表示,商超全部将这部分酒直接面向消费者。厂家把它们仅作为出货的一个渠道,不固定计划,而是每个季度签订供应量,不符合要求的随时撤换。

2019年上半年,茅台酒经销商再进一步减少,半年报显示,茅台国内经销商减少593家,其中酱香型系列酒经销商减少494家。不过对于取消的经销商,李保芳在股东大会上曾表示,“都是一些有违规行为的经销商”。

对此,上述经销商告诉记者,自去年以来,茅台公司对于经销商囤货的问题确实非常重视,要求经销商定时汇报销售的数据,有异常的波动就会招至销售公司的盘问,但该经销商认为,囤积和炒作茅台的现象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即使茅台管控愈加严格,但在利润面前仍旧有蹿货者铤而走险。

自2019年5月袁仁国被查到今,在不到1年的时间内,茅台集团已有11名高管被查。对于茅台的反腐问题,自李保芳上台以来成为了茅台的重大事件。4月24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十二届省委第七轮巡视向茅台集团党委反馈意见》(以下简称“《反馈意见》”)。《反馈意见》称,茅台集团肃清袁仁国流毒、修复政治生态任重道远。“近亲繁殖”根深蒂固,“圈子文化”盘根错节,选人用人违规问题突出。在《反馈意见》中,与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有关的表述出现了两次——“肃清袁仁国流毒” “肃清袁仁国等腐败分子遗毒”,并且,出现的两次均与“修复政治生态”有关。

欧阳千里的观点认为:“在袁仁国时期,茅台的‘山头’现象还是客观存在的。落马的高层主要均为本土成长起来的本土派,有从政背景的李保芳上台后,必然对于类似现象进行拨乱反正,因而我们看到,无论是从高层还是到中基层,李保芳上任以来都在吸收新鲜血液的加入,加强对茅台长远发展的战略建设,从茅台的现在的班子来看,李保芳在位期间茅台已经彻底完成了‘去袁仁国’化。”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赣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